维基天文 >>所属分类 >> 古代天文著作   

开元占经-卷15

标签: 暂无标签

顶[0] 发表评论(0) 编辑词条
目录

[显示全部]

开元占经-卷十五-月占五编辑本段回目录



月晕一

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傍有气,圆而周匝黄白,名为晕。”巫咸曰:“月之晕者,臣专权之象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晕受衡,所在之国安。”甘氏曰:“月晕,战兵不合,若军罢。”《甘氏占》曰:“日月皆晕,战兵不合。”(谓昼有日晕,夜有月晕也。)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凡月晕七日,无雨大风,兵作土功起。”《高宗占》曰:“月晕,明王自将兵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,赤有光;主起兵,城降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,兵春起,不胜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终岁不晕,天下和亲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四孟月之七日,四仲月之八日,四季月之九日,皆当月晕。晕不以其日,不出三日有暴风甚雨。”石氏曰:“月以正月一日、二日晕,必有土功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春二晕者,其民好斗,不有从民,岁必大恶,不出一年粮贵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正月上旬一晕,树木虫;二晕,禾谷虫,三晕震雷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四仲月之八日,四季月之九日,三日不雨,皆为月蚀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同晕中赤外青,群臣亲内;外赤中青,群臣内其身,外其心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四仲之八日,四季月之九日,三日下雨,皆为月蚀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中赤外青,群臣亲内;外赤中青,群臣内其身,外其心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一月五六七八九晕,天下有亡地者;十一晕,天下更政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五月中九晕以上者,道上有热死者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正月九日、十六日夜月晕者,其五月有令;十日晕者,三月有令;十一日晕者,其月大旱;十二日、十五日晕者,飞虫多死;二十三日、二十四日晕者,五谷不成;二十五日、二十六日晕者,飞虫多死;二十三日、二十四日晕者,五谷不成;二十五日、二十六日晕者,女枲贵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以庚戌晕,有救;以迟疾为期。”(谓晕疾亦疾,晕迟亦迟。)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正月甲乙日晕者,木贵,民人多病;丙丁日月晕者,旱,金钱轻;戊己日月晕者,岁美,小旱,田宅贵;庚辛日晕,赦;壬癸日晕者,多水。”高宗《八节月晕占》曰:“月以立春四十六日内晕者,亦有兵;黑多水,虫为灾,逆贼生,民生子多怪。月以春分四十六日内晕者,赤为兵;黄白忧多虫。月以立夏四十六日内晕者,赤少水;白旱,万物不出者死,人民流亡;月以夏至四十六日内晕者,赤小水;黄白万物化为白耳。月以立秋四十六内晕者,赤小白,明日甚雨,出黄羽异身,伤害五谷之心。谓螟螣之类也月以秋分四十六日内晕者,赤少黄白,大雷发,折木、杀人。月以立冬四十六日内晕者,赤重如盖状,明日甚雾;黑多冰霜,春多风。月以冬至四十六日内晕,赤大白,春多风,杀人。”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正月三晕,所宿国小饥,五晕,大饥。”

月重晕二

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以十二月八日晕再重,大有风,兵起;三重,天下兵大乱。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晕再重,天下大风起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三重,其外青,中浊不散,军会聚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四重,以有亡国,死王者;五重,其国女主死;七重,天下易主;八重,天下有亡国。”(汉高祖七年月晕,圆参昴七重,占曰:毕昴间天街也,街北胡,街南中国。昴为匈奴,参为赵毕,为边兵;是岁,高祖为冒顿单于所围。)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三重,赤云贯之,其国破丧。”巫咸曰:“月五月中晕,有九重以上,道路大有热死者。”《高宗占》曰:“月晕十重,天下更王。”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月晕十二重,天下半亡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再重,倍在外私成于外,倍在内私成于内。”

月交晕三

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色黄白交晕,一黄一赤所守之国受兵。”《高宗占》曰:“月交晕,赤有光,其国不出二年遇兵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交晕贯月,有事从贯击者胜,杀将;有珥,有喜。”

月连环晕四

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连如环,为两军兵起,君争地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晕一重,下缺不合,上有冠戴,傍有两珥,白晕连环,贯珥接北斗,国有大兵,大战流血,其地纷纭,不出一年忧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晕如连环,重晕北斗魁前第一第二星,大臣下狱,流移一千里;又曰晕辅星,大臣下狱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如连环,有白虹干晕不及月,女贵人有阴谋乱。”

月晕五星五编辑本段回目录


岁星

《甘氏占》曰:“月晕岁星,色不明,主人胜客,明、客胜主人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岁星,其国主死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岁星,籴贵,石千文,民相食。” 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岁星,其主病;重晕,囚死或大水;五晕,人主有病丧。”《高宗占》曰:“月晕岁星,三复之,相出走,战不胜,所宿国饥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岁星,三复之,人相击,客不胜,所击主人胜;五复之,国女主死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四重华,五复之,所宿其国,主死;三复之,黜相;一曰客畔之,不合所攻,主人胜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,回留岁星所守之国,岁大熟。石氏曰:“岁星与月合,在氐而晕,不出四十日,有德令。”

荧惑

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荧惑星,女主有忧,若有死亡。”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荧惑星,其国主亡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荧惑,有兵在野,大战归,其国亡。” 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赤者荧惑,三月兵起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荧惑,三复之,国贵人相死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荧惑,五复之,主出走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荧惑,五复之,主死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荧惑,所守之国亡:又客兵入境,为寇掠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荧惑,其色恶不明,客败,其色明如角,则客胜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胃荧惑,在其中天,下有兵发于魏国,不出一年,大赦。”

填星

 《甘氏占》曰:“月晕填星,色不明,主人胜客;明,客胜主人。”《巫咸占》曰;“月晕填星,其国主死,一曰旱。”《高宗占》曰:“月晕填星,所在之国兵起,战不胜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填星,相死,若皇后死,不则亡地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填星,五合五解,所宿国主当之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填星,所宿之国有德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填星,三复之,相死,天下土尽动,大起邑,屋大坏,女主有忧:五复之,主死。”

太白

 《甘氏占》曰:“月晕太白,色不明,主人胜客,明,客胜主人。”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太白,其国主死。”《荆州占》日:“月晕太白,与月合,其主死境外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太白,入晕其色恶,不明,则客败,其色明而有角,客胜:其色如晕,与月合,人主忧从中宫起。”《海中占》曰;“月晕太白,五复之,主死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太白,五复之,其国女主死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太白,当其野者,国受兵,战不胜;又曰所守之国,兵起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太白,三复之,所宿国将若相死之;一曰客攻不合所攻,主客。”

辰星

 《甘氏占》日:“月晕辰星,色不明,主人胜客:明,客胜主人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辰星,再合再解,其国败,不出其年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辰星,其国主死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辰星,其国以水亡:又曰秋兵起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辰星,在春,大旱:在夏,主死,在秋,大水:在冬,大丧。”《荆州占》曰;“月晕辰星,再合再解,所宿之国饥败,期一年。”《高宗占》曰:“月晕辰星,三复之,国以水亡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 “月晕辰星,五复之,其国女主死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围辰星,所守之国有大水。” 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辰星,春夏民疾寒热,秋兵起及水,冬主死,若有水忧。”《荆州占》曰;“月晕辰星、角、亢,回二重,如连环,不出三年,大臣大谋若诛。”

日晕列宿同占六

郗萌曰:“月以正月、十二月晕角亢氐房心五星者,大赦;晕四星者,小赦。”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角亢氐,虫多死,天下土卒死。”陈卓曰:“月晕角亢,大将军有忧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角亢,虫多死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氐房心,有德令。”郗萌日:“月晕氐房心,其地有役,”石氏曰:“月晕房心,帝国有兵,庙堂句氐宿,大赦:句三宿,小赦,五百里以下:句二宿,赦百里内。”石氏曰;“月晕房箕,风地动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心尾亢,骨虫为害;一曰四足虫;一曰不出其年,易政山崩,出五十里外。”石氏曰:“月以十一月晕心尾,麦有价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尾箕,分有疾凶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箕斗,兵从东方北方来者胜,从南方来者不胜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正月月晕回箕,五谷不成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围斗,五谷不成,大将易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牵牛、须女,女子功丝,皆贵;一曰牛多暴死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虚危,有兵,谋不成,风起;又曰有丧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虚危,兵革离,动宗庙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营室东壁,其地有谋不成;一曰风起;一曰大水且至;又曰寡妇婴儿多死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营室东壁,有大土功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奎娄,其地大病;一曰水虫多死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胃昂,民多腹之疾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昴及毕,有庆上赐下者;一曰有德令,无令则有兵起。郗萌曰:“月晕昴及毕,比有反者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昴毕参,赦者有善令,期六十日;又曰不出三年,人主忧,若有赐令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太岁所在辰晕毕与五车及一星,小赦;二星,次赦;三星及五星,大赦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十一月晕,五车及昴参其星皆入晕中,有大赦;其不尽入,有小赦,期在来年五月中。”石氏曰:“以正月上旬月晕昴毕参伐,有赦令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毕参觿,矢弓弩贵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参井,水霜数至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围井鬼。其年不和;一曰旱。”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月晕翼轸,军在外战,亡其偏将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轸角,先起兵者不胜;重开吉,重发兵者,兵死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轸角,赦期百二十日;一曰以四孟月晕轸角,皆为赦。”

 

月晕东方七宿编辑本段回目录


月晕角一

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晕左角,有军,军道不能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右角,大将军有病,岁偏民饥,角鳞虫多死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围两角,大水,期一年。” 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角中而晕,王者喜。”石氏曰:“日晕左右角,大赦;晕一角,小赦;早乙为春,丙丁为夏,庚辛为秋,壬癸为冬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角亢,有角虫多死,天下士卒死;及角中央,王自将兵,不行百里,士遁亡,军道不通;及右角,害大尉;及左角,狱大乱。”(后魏书曰:天兴五年十月戊申,晕左角,时帝讨姚兴弟,平于乾辟,克之太史令姚崇奏;角虫野死,上虑牛疾,乃命减诸辎玄。甲戊车驾北引,牛大疾,死者十八,自宫车所驭厘辖数百,同日毙于路侧,尾相属亦多死之徵也。)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角亢岁,民饥。”陈卓曰:“月晕角,大将有殃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角,有兵,百日罢,无兵,后百日起;又曰先起兵者,不胜;又曰晕右角,右将军有殃;晕左角,左将军有殃;又曰晕右角,臣倍主;晕左角,大臣谋,期三年。晕天门,十月、十二月诸侯有不通者;又曰乘若晕角,为水;又曰多风雨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围左右角,天下有大兵,天子为军自守,左右动摇非常,人主忧,臣弑君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以正月晕角,公子死;一曰将军死,岁饥;又曰以正月十七日,月晕于角,天下赦;正月戊己,晕左角,有丧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行天门,晕三重,天清净,关梁不通,应之以善事。”(晋咸和三年,月晕左角,有赤白珥,礼约以问戴洋,洋曰:壹门当大战,有贼乱。洋字国流,吴国人,颇识天文阴阳之数,约为豫州,洋为督护,约本胡后,洋遍游公侯之门,莫不说重其所占候,并多神验,事见晋史也。)甘氏曰:“月入角而晕,大赦;不则日蚀,所蚀之宿,其邦不安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 “月晕左角,天子为军自守;晕两角,有军,军道不通,大龙见。”

月晕亢二

石氏曰:“月晕围亢,君有兵革之事,期三十日,远三月。石氏曰:“月以秋一日三晕亢,大臣有死者,兵大战水中,期三十八日;再晕,大雨雪水。”郗萌曰: “月晕亢,八十日罢;无兵,后八十日兵起;秋三月再晕亢,民移千里;三晕亢,有赦令;秋一月再晕亢,必冬雷而水;三晕亢,大臣有死者;一曰大战三;冬晕亢,年有所不安,以赦解之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围亢,王者自将,兵不过百里,期一月,远三月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亢,主自将兵,不行百里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角亢,岁凶民饥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晕亢者,角虫多死。”

月晕氐三

《郗萌占》曰:“日晕氐,人多疾,以十一月、十二月晕左,天子有不安,以赦解之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围氐,不出四十日,有治道之事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氐,大将诛,若水虫多死。”

月晕房四

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房,行三军而战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房,太子座之,若财宝出,若谷贵;又曰月以三冬晕房,天子有所不安,以赦解之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,围房四方,兵起野,有露骨不葬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,围房心,其地大疫,水虫多死。”《易纬•是类谋》曰:“月珥指房,四方烦,若以土之功。”

月晕心五

石氏曰:“月晕心,大战、山崩、谷塞、水出五十里;一曰火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围心,人主有殃;又曰大旱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日晕心,主忧;一曰将死;又曰军进;又曰有兵,三十日罢,无兵,三十日兵起;又曰月以正月晕心,蚕不为茧;围心将易,有主死;又曰赤地千地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心,谷大贵。” 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心,不出其年,大失火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心,三日不阴不雨,不出三日,有大丧;又曰三日不风雨,不出三十日,有奇令。”石氏曰:“月一岁再晕,围心;有大旱及大火,其将举兵起;若国易相,期三年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心五重,其国女主死;再重,为有大喜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围心,中有赤云,若白云,大如杵,而贯月,大人当之,不然兵起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心三重,赤云贯之,此谓之守,国破,丧戮侯王。”

月晕尾六

《东观占》曰:“月晕尾,有益地者百里以上;又曰民多病寒热;又曰风大至,若水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尾,益地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天司空,其岁不登,有大水,在东方;又曰不出其年,有赦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围尾,有益地者,百里以上;又曰民病寒热,又曰大风至。”

月晕箕七

石氏曰:“月晕箕,五谷以风伤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司空,不出百里,必有守仓求食者,以千数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箕,大风发屋。有坐口舌死者。非夷谷贵,燕赵大饥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箕,岁星在其中,王者娉皇后、贵妾,不出百八十日。”

月晕北方七宿八编辑本段回目录


月晕斗一

郗萌曰:“月晕南斗,大将死,民流千里,马牛大病。”陈卓曰:“月晕南斗,大臣免,大将为乱,五谷不成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南斗,大将出。”

月晕牛二

郗萌曰:“月晕乘牵牛,五谷不成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牛,有军曝血,将死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牛,小儿多死,牛疫死;一曰马多疫死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牛,牛羊贵。”

月晕女三

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须女,必有军曝血,将死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须女,寡妇多疾。有兵谋,谋不成。风起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围须女,兵进而不斗;一曰兵不战而降,寡妇多死,有兵谋谋不成,风起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须女,布帛倍价。”《河图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须女,兵起不斗;一曰民多去室宅;一曰丝贵。”

月晕虚四

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虚,兵起,大战。”《郗萌占》曰:“月晕虚,民饥,有哭泣,蛰虫死;一曰飞虫多死;又曰兵起,月土功事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虚,有白衣聚,远期百八十日;又曰宗庙动兵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虚,民多去室宅者。”

月晕危五

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危,有兵;一曰军败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危,其国主死,民多疾死,有兵谋,不成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日晕危,有乱,谋天下,扰民,无所措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危,军所止,民多去宅者。”郗萌曰:“月正月晕危,民去室宅。”

月晕室六

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室,大城围屠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营室,为宫败;又曰有蛮夷来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常以四月、七月、十月侯月,月晕玄宫,不出六十日,必有妄言惊聚百姓者;不然,不出九十日,天下有急事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室,有丧。”

日晕壁七

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东壁,有大土功事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于东壁,军人败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壁,民流亡;一曰见大龙;一曰妇儿多死者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壁,大乱,又曰月晕壁三重,国动兵大战,不出一年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壁,见龙,大败。”

月晕西方七宿九编辑本段回目录


月晕奎一

郗萌曰:“月晕奎,妖星出,大将战死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奎。米贵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奎,兵大败,土卒亡,鲁国亡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奎,兵大败;一曰有兵令;一曰不出十日,妖星见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奎娄,絮大贵。”

月晕娄二

郗萌曰:“月晕娄,大人忧;一曰大人死;一曰蚕多死;籴苦,絮贵。四孟之月,晕,赦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娄,五日之内不雨,宰相疑,默事解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娄,尽围三星,赦;若岁星过娄,在晕中大赦;期九十日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娄,君和解。”

月晕胃三

郗萌曰:“月晕胃,其国主死,天多阴雨,妊妇多死;一曰山崩;又曰尽围三星,赦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围胃,兵起,其国战不胜,有破军;一曰不战山崩,若军大归,谷大贵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四孟之月,三、四晕胃,赦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围胃,兵大战;一曰妊女多死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回胃,兵不战。”

月晕昴四

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昴,其国主死;一曰贵人多死;一曰有兵,若暴令,近期三十日,远百里坐流言者;又曰不出其年,天下有变;又曰水,无收,籴贵,民离其乡;又曰有腹病,畜产多死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昴,开下饥。”京氏曰:“月以九月、十二月、十三日晕昴及五年,天下赦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昴,以甲午乙未及戊巳,必大赦,期三日;戊巳期六十日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昴,尽得七星,三月小赦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昴,天下饥;一曰贵人多死;一曰籴贵。”郗萌曰: “月晕昴三重,不出五十日,赦。”巫咸曰:“月晕昴,食不绝;一曰兔多死。”石氏曰:“月一岁三围昴,来年天下大赦,若弓絮贵。”《郗萌占》曰:“月晕昴,民忧疾;又曰一岁一晕,小赦;再晕,中赦;三晕,大赦;期并不出其年。”

月晕毕五

郗萌曰:“月晕毕,无德令则民忧兵;又曰五谷大贱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毕,大赦;期三十日。”《郗萌占》曰:“月入毕中而晕,人主坐之,一曰人主代。”京房《对灾异占》曰:“月三晕毕,天下中外俱赦。”《郗萌占》曰:“月晕,从毕两角前围之,不及本一星,主四月赦。”

月晕觜六

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以正月晕觜觿,大赦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觜觿,有德令,女子多疾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觜觿,大赦;期三十日。”《河图帝览嬉》曰:“月回觜觿,道多死人,大将死;一曰弓弩贵。”

月晕参七

郗萌曰:“月晕参,不出岁中,天下乱,其国战,兵弱,地裂,人主有殃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参,其国客军大恐,战不胜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参头,赦,期二十日;一曰晕二星,小赦;晕三星,大赦;冲为期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伐,将军死,贵人有诛者。”京房《易飞候》曰:“月晕参,其有兵则战;无师,是年三操土功事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伐,大人多死。”石氏曰:“月晕参,军不胜,晕匝有云溃晕,兵大起,在外大战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伐,二百一十日有兵;若赦,有善令,不出五日雨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正月、十一月、十二月晕参,其岁恶,虎狼群出,害人民。”《甘氏占》曰:“月以正月晕伐,二夜不出,三旬兵起。”

月晕南方七宿编辑本段回目录


月晕井一

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东井,胡兵起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东井,天下有兵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东井,王者出游,来年大旱;又曰后六月丙辰,大赦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东井,阴阳不和;又曰月晕围东井,四夷求和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十二月壬癸晏东井,大赦。”《巫咸占》曰:“三月晕东井,大水流。”

月晕鬼二

石氏曰:“月晕鬼,黍贵三倍。”甘氏曰:“月夏三晕鬼,大雨,五谷不成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正月上旬晕鬼,赦;期三十日。”《海中占》曰:“月晕鬼,大旱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鬼,阵不战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一月再晕鬼,多死人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夏三月晕鬼,一曰大雾;一曰大雹、大霜;一曰大雪;一曰大雨水;一曰大虫;一曰大火。又曰二晕小水;一晕为寒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夏一月一晕鬼,为寒;再晕小水;三晕大水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四月、七月、十月晕舆鬼中,出气东行者,皆为老公多死;南行者,皆为丁壮多死;西行者,皆为老妪多死;非行者,皆为少年多死;皆朝九十日。”

月晕柳三

石氏曰:“月晕柳,秋木郁,若有兵战。”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柳,三日有赦,大臣有死者;兵不战,有水,民移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柳,有狱事;若其地旱,民多疾死;又曰月晕注,其地有祸,其岁中人多死者,老小哭泣道路;若飞虫多死;又曰谷贵,人相食;又曰围注不出三十日,有野兵围城。”注即柳之别名。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柳,有野兵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正月、十月晕柳头,赦;期三十日。”

月晕星四

郗萌曰:“月晕七星,有狱事,其在有祸,若旱;一曰轻车战。”《河图•帝览嬉》曰:“月晕七星,轻兵战;若飞虫多死。”《石氏占》曰:“月以七月晕七星;月晕七星,民多夭伤,物再荣。”

月晕张五

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张,天下大水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张,飞鸟死;一曰海鸟亡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张,其地旱,若大人忧;一曰人相食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张,大水,鱼行人道。”陈卓曰:“月晕张,五谷贵,若盐贵。”《帝览嬉》曰:“月围张,飞虫多死;一曰狱罪,人民不定。”

月晕翼六

郗萌曰:“月晕犯翼,女主恶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翼,士卒多遁走;一曰卒大聚。”陈卓曰:“月晕翼,士卒大盗;一曰卒胜大盗;一曰士卒胜;一曰春赦;一曰亡其将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翼,春有赦;又曰旱,若大风伤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晕翼,兵起天下,库兵出;一曰有军,军罢。”《巫咸占》曰:“月晕翼,大战,民去室宅。”郗萌曰:“月以二月晕翼,至五月,赦;又曰月晕翼,有车驰、人走之事,贵人多反者。”

月晕轸七

《春秋纬•考异邮》曰:“月晕轸,诸侯灭兵。”《黄帝占》曰:“月晕轸,大将军战死,一曰亡其将;一曰罢军,无军。”郗萌曰:“月晕轸,兵起;先起兵者不胜。若大风伤岁。”陈卓曰:“月晕轸,岁小旱。”《荆州占》曰:“月一月而三晕轸,天下无悬车系马晕轸,有德令;以十二月晕轸,库无悬车,厩无系马;一曰有军则罢。” 

 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上一篇我是新手,怎样编写词条下一篇开元占经-卷16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收藏到:  

词条信息

noba
noba
超级管理员
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  

相关词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