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基天文 >>所属分类 >> 中国天文学家   

贾逵

标签: 贾逵

顶[518] 发表评论(0) 编辑词条
贾逵 (一)三国魏国武将
目录

【生平简历】编辑本段回目录

贾逵(180 — 234),字梁道,河东襄陵人【今山西临汾东南】也。生于东汉灵帝熹平三年(174年),卒于魏明帝曹叡太和二年(228年),河东襄陵(今山西襄陵县)人。他历仕曹操、曹丕二世,是曹魏政权中具有政治、军事才干的人物。祖父习,口授逵兵法数万言。逵少孤家贫,初为郡吏,守绛邑长。郭援攻,逵坚守,后城溃俘,以义众请免,计议据皮氏于郡守,得无败。除渑池令。曹操善逵,拜谏议大夫,与夏侯尚并掌军计。及操崩,逵典丧,斥曹彰莽,曹丕即位,拜豫州刺史。躬勤于职,赐关内侯。征吴破吕范於洞浦,封阳里亭侯,加建威将军。开直道临江,明帝嘉之。太和二年伐吴,据夹口迎曹休,休得以生还。嘉禾三年薨。

曹操寿终,曹彰提兵奔丧,贾逵斥曹彰莽归。东吴周鲂诈降曹休,贾逵协同曹休出兵,建议曹休慎重进兵。曹休大怒,要斩贾逵,众将苦告求情,贾逵得以免死。曹休孤军深入,被东吴大都督陆逊大败,贾逵领兵接应,曹休才得以生还。

【历史年表】编辑本段回目录

▓建安八年【公元203年】,郭援之攻河东,所经城邑皆下,逵坚守,援攻之不拔,乃召单于并军急攻之。城将溃,绛父老与援要,不害逵。绛人既溃,援闻逵名,欲使为将,以兵劫之,逵不动。左右引逵使叩头,逵叱之曰:“安有国家长吏为贼叩头!”援怒,将斩之。绛吏民闻将杀逵,皆乘城呼曰:“负要杀我贤君,宁俱死耳!”左右义逵,多为请,遂得免。魏略曰:援捕得逵,逵不肯拜,谓援曰:“王府君临郡积年,不知足下曷为者也?”援怒曰:“促斩之。”诸将覆护,乃囚於壶关,闭著土窖中,以车轮盖上,使人固守。方将杀之,逵从窖中谓守者曰:“此间无健儿邪,而当使义士死此中乎?”时有祝公道者,与逵非故人,而适闻其言,怜其守正危厄,乃夜盗往引出,折械遣去,不语其姓名。初,逵过皮氏,曰:“争地先据者胜。”及围怎,知不免,乃使人间行送印绶归郡,且曰“急据皮氏”。援既并绛众,将进兵。逵恐其先得皮氏,乃以他计疑援谋人祝奥,援由是留七日。郡从逵言,故得无败。

▓建安九年【公元204年】,后举茂才,除渑池令。

▓建安十年【公元205年】,高干之反,张琰将举兵以应之。逵不知其谋,往见琰。闻变起,欲还,恐见执,乃为琰画计,如与同谋者,琰信之。时县寄治蠡城,城堑不固,逵从琰求兵脩城。诸欲为乱者皆不隐其谋,故逵得尽诛之。遂脩城拒琰。琰败,逵以丧祖父去官,司徒辟为掾,以议郎参司隶军事。

▓建安十七年【公元212年】,太祖征马超,至弘农,曰“此西道之要”,以逵领弘农太守。召见计事,大悦之,谓左右曰:“使天下二千石悉如贾逵,吾何忧?”其后发兵,逵疑屯田都尉藏亡民。都尉自以不属郡,言语不顺。逵怒,收之,数以罪,挝折脚,坐免。然太祖心善逵,以为丞相主簿。

▓建安二十二年【公元217年】,太祖欲征吴而大霖雨,三军多不原行。太祖知其然,恐外有谏者,教曰:“今孤戒严,未知所之,有谏者死。”逵受教,谓其同寮三主簿曰:“今实不可出,而教如此,不可不谏也。”乃建谏草以示三人,三人不获已,皆署名,入白事。太祖怒,收逵等。当送狱,取造意者,逵即言“我造意”,遂走诣狱。狱吏以逵主簿也,不即著械。谓狱吏曰:“促械我。尊者且疑我在近职,求缓於卿,今将遣人来察我。”逵著械适讫,而太祖果遣家中人就狱视逵。既而教曰:“逵无恶意,原复其职。”始,逵为诸生,略览大义,取其可用。

▓建安二十四年【公元219年】,太祖征刘备,先遣逵至斜谷观形势。道逢水衡,载囚人数十车,逵以军事急,辄竟重者一人,皆放其馀。太祖善之,拜谏议大夫,与夏侯尚并掌军计。

▓建安二十五年【公元220年】,太祖崩洛阳,逵典丧事。时太子在邺,鄢陵侯未到,士民颇苦劳役,又有疾疠,於是军中骚动。群寮恐天下有变,欲不发丧。逵建议为不可秘,乃发哀,令内外皆入临,临讫,各安叙不得动。而青州军擅击鼓相引去。众人以为宜禁止之,不从者讨之。逵以为“方大丧在殡,嗣王未立,宜因而抚之”。乃为作长檄,告所在给其廪食。

▓建安二十五年【公元220年】,鄢陵侯彰行越骑将军,从长安来赴,问逵先王玺绶所在。逵正色曰:“太子在邺,国有储副。先王玺绶,非君侯所宜问也。”遂奉梓宫还邺。

▓延康元年【公元220年】,文帝即王位,以邺县户数万在都下,多不法,乃以逵为邺令。月馀,迁魏郡太守。

▓黄初三年【公元222年】,与诸将并征吴,破吕范於洞浦,进封阳里亭侯,加建威将军。

▓黄初七年【公元226年】,明帝即位,增邑二百户,并前四百户。时孙权在东关,当豫州南,去江四百馀里。每出兵为寇,辄西从江夏,东从庐江。国家征伐,亦由淮、沔。是时州军在项,汝南、弋阳诸郡,守境而已。权无北方之虞,东西有急,并军相救,故常少败。逵以为宜开直道临江,若权自守,则二方无救;若二方无救,则东关可取。乃移屯潦口,陈攻取之计,帝善之。

▓太和二年【公元228年】,帝使逵督前将军满宠、东莞太守胡质等四军,从西阳直向东关,曹休从皖,司马宣王从江陵。逵至五将山,休更表贼有请降者,求深入应之。诏宣王驻军,逵东与休合进。逵度贼无东关之备,必并军於皖;休深入与贼战,必败。乃部署诸将,水陆并进,行二百里,得生贼,言休战败,权遣兵断夹石。诸将不知所出,或欲待后军。逵曰:“休兵败於外,路绝於内,进不能战,退不得还,安危之机,不及终日。贼以军无后继,故至此;今疾进,出其不意,此所谓先人以夺其心也,贼见吾兵必走。若待后军,贼已断险,兵虽多何益!”乃兼道进军,多设旗鼓为疑兵,贼见逵军,遂退。逵据夹石,以兵粮给休,休军乃振。

▓嘉禾三年【公元234年】,会病笃,谓左右曰:“受国厚恩,恨不斩孙权以下见先帝。丧事一不得有所脩作。”薨,谥曰肃侯。

【历史评价】编辑本段回目录

陈寿:此皆其流称誉有名实者也。咸精达事机,威恩兼著,故能肃齐万里,见述于后也。  《三国志·魏书十五》
魏略:逵世为著姓,少孤家贫,冬常无袴,过其妻兄柳孚宿,其明无何,著孚袴去,故时人谓之通健。  《魏略》
孙资: 逵在绛邑,帅厉吏民,与贼郭援交战,力尽而败,为贼所俘,挺然直志,颜辞不屈;忠言闻於大众,烈节显於当时,虽古之直发、据鼎,罔以加也。其才兼文武,诚时之利用。  《孙资别传》
曹操:使天下二千石悉如贾逵,吾何忧?  《三国志·魏书十五》
曹丕:逵真刺史矣。  《三国志·魏书十五》
曹休:逵性刚,素侮易诸将,不可为督。  《三国志·魏书十五》
曹睿:逵存有忠勋,没而见思,可谓死而不朽者矣。  《三国志·魏书十五》
习凿齿:夫贤人者,外身虚己,内以下物,嫌忌之名,何由而生乎?有嫌忌之名者,必与物为对,存胜负於己身者也。若以其私憾败国殄民,彼虽倾覆,於我何利?我苟无利,乘之曷为?以是称说,臧获之心耳。今忍其私忿而急彼之忧,冒难犯危而免之於害,使功显於明君,惠施於百姓,身登於君子之涂,义愧於敌人之心,虽豺虎犹将不觉所复,而况於曹休乎?然则济彼之危,所以成我之胜,不计宿憾,所以服彼之心,公义既成,私利亦弘,可谓善争矣。在於未能忘胜之流,不由於此而能济胜者,未之有也。  《习凿齿》
魏书:休犹挟前意,欲以后期罪逵,逵终无言,时人益以此多逵。  《魏书》
曹髦:逵没有遗爱,历世见祠。追闻风烈,朕甚嘉之。昔先帝东征,亦幸于此,亲发德音,褒扬逵美,徘徊之心,益有慨然!夫礼贤之义,或扫其坟墓,或脩其门闾,所以崇敬也。其扫除祠堂,有穿漏者补治之。  《三国志·魏书十五》

【历史故事】

贾逵(约173年-约228年),河东襄陵(今山西襄汾县)人,是东汉、三国之际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。

坚守绛邑 败而不屈

  贾逵世为著姓,少孤家贫,甚至冬天连棉裤也没有。有一次,他在妻兄柳孚家借宿,天亮后只好穿着柳孚的裤子走了。家境虽贫寒,而贾逵还是立志从军。他“戏弄常设部伍”,使他的祖父甚表奇异,说:“汝大必为将。”并向他口授兵法数万言。
  贾逵长大后,先是补了个郡吏,后又担任了绛邑长。当这时,正是东汉末年群雄纷争、曹操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的时期。建安七年(202年),曹操再次进军官渡,北攻袁绍。不久,袁绍病死,袁绍的两个儿子跟曹军交战几次,都打了败仗。袁尚派河东太守郭援与他的外甥并州刺史高干,又联络南匈奴单于(当时南单于叫呼厨泉,住在平阳),三路兵马联合起来,在临近牵制曹军。郭援攻打河东,所经城邑攻无不克,唯绛邑有贾逵坚守,怎么也攻不下来。他就召南单于并军急攻。贾逵势单力孤,抵挡不住,终致城破被擒。郭援早闻贾逵盛名,慕其才而想收用他。可是,贾逵见到郭援,不仅不叩头,反而义正辞严地斥责说:“哪有国家长吏为贼叩头之理!”郭援老羞成怒,就下令将贾逵处死。绛邑的吏民听到消息后,都站在城上高喊:“要杀我们的贤君,我们宁愿和他一起死!”郭援左右的人也深为贾逵的气节所感动,纷纷替他请命。郭援无可奈何,便将贾逵下狱。
  在此战争之前,有一次,贾逵经过皮氏(今山西河津)时,看到这里地形险要,曾说:“兵家争地,先据此者胜。”当绛邑城快要失守时,他先派偷偷地把印绶送还郡里,并嘱咐急速占据皮氏。郭援攻下绛邑后,准备继续进兵。贾逵担心他先占了皮氏,就设计拖住了郭援,使郭援在绛邑城多驻了七日。后来,郭援将贾逵囚于壶关,放在一个土窖中,用车轮盖住窖口,并派人看守。有个叫祝公道的看守,和贾逵非亲非故,看到贾逵义气可敬,就趁夜晚悄悄放走了他。贾逵有个担任河东计吏的朋友孙资,向曹操推荐说:“逵在绛邑,帅厉吏民,与贼郭援交战,力尽而败,为贼所俘,挺然直志,颜辞不屈;忠言闻于大众,烈节显于当时,虽古之直发、据鼎,罔以加也。其才兼文武,诚时之利用。”曹操便将贾逵举为茂才,让他担任了渑池令。

智杀判军 屡获嘉赏

  建安九年(公元204年)二月,曹操攻占袁氏势力的老巢—邺城后,并州刺史高干归降了曹操,而当曹操北征乌桓的时候,高干又背叛了曹操,企图偷袭邺城。此时,河内人张晟、张琰等也举兵响应高干。贾逵起初不知张琰已谋叛,前去会见张琰。他在张琰处发觉了这一阴谋,想马上返回又难以脱身,于是急中生智,装作愿意同张琰一起反叛的样子,煞有介事地替张琰出谋献计,取得了张琰的信任。当时渑池县寄治蠡城,城堑不固。贾逵还从张琰那里借兵修城。那些图谋反叛的人因此都不避讳贾逵,结果被贾逵杀得一个不留。贾逵修好城堑,坚决与张琰对抗,直到张琰失败。
  建安十一年(公元206年),曹操讨平高干,拿下并州。这时,贾逵因居祖父丧而去官,引丧完被司徒辟为掾官,以议郎参司隶军事。
  建安十六年(公元211年),曹操西征马超的时候,到了弘农,说:“此西道之要。”就让贾逵担任了弘农太守。他召见贾逵议事,看到贾逵才德兼备,非常高兴,对左右说:“假使天下二千石都能象贾逵这样,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?”贾逵在太守任上,有一次派兵时,他怀疑屯田都尉私藏亡民,而屯田都尉自以为自己不属郡管,言语不顺,引起贾逵发怒,把屯田都尉治了罪。贾逵因此被免官。可是曹操特别欣赏贾逵,随即又任命他为丞相主簿。
  建安二十四年(公元219年),贾逵随曹操从长安出发,打算经斜谷(陕西省褒斜谷的北口)去征讨刘备,求汉中。他受命先到斜谷观察形势,途中遇到水衡都尉正督运数十车囚犯。他看到当时军情紧急,就命令处死其中最重要的一名囚犯,而将其余犯人全部放走。曹操得知此事,更加赞赏贾逵机智果断,就拜他为谏议大夫,与夏侯尚并掌军计。

平骚乱奉 诏立魏王

  建安二十五年(公元220年),曹操病死洛阳。贾逵以谏议大夫负责办理丧事。当时,太子曹丕在邺城。洛阳的军队失去了统帅便骚动起来。有人主张把消息压住,暂不发表。贾逵没有采纳这种意见,坚持派使者到各地去报丧。青州兵闻讯,敲着鼓一批批地走散了。大臣们认为应当马上禁止他们的行动,不服从的就办罪,跑掉的就派兵征讨。贾逵说服了众大臣,并发给青州兵一种证明,让他们凭着证明可以在回家的路上得到当地官员的关照。这么一来,一场骚动才被平息下去。可是,曹丕还没到,曹丕的兄弟、鄢陵侯曹彰倒先带着兵马从长安赶来洛阳,想抢他哥哥的王位。他问贾逵:“先王的印绶在哪里?”贾逵很严厉地回答说:“太子在邺,国有贮副。先王的印绶不是君侯你该问的!”说得曹彰无言以对,不敢再争。就这样,贾逵和在洛阳的文武百官把曹操的遗体入殓,运到邺城,由太子曹丕主丧,并奉诏迎曹丕为魏王、丞相,领冀州牧。曹丕对贾逵感恩戴德,即王位后先任贾逵为邺令,寻迁魏郡太守。

政声卓著

  这年秋天,曹丕带着一支军队回故乡沛国谯县。贾逵这时任丞相主簿祭酒。曹丕到了谯县,又授任贾逵为豫州刺史。
  贾逵在任豫州刺史期间,锄强抑暴,兴利除弊,政声卓著。魏文帝曹丕夸奖说:“贾逵是个真正的刺史!”同时布告天下,当以豫州为法,并封贾逵为关内侯。贾逵在境内断山蓄水,建造了小弋阳陂,又疏通运渠二百余里,人称“贾侯渠”。他缮甲兵,加强战备,使东吴不敢侵犯。黄初年间,他与诸将并征东吴,在洞浦大败吴将吕范,因功进封为阳里亭侯,加建威将军。魏明帝曹睿即位后,增邑二百户,并前四百户。当时,孙权在东关(即濡须口),当豫州南,距江四百余里。每次发兵攻魏,总是西从江夏,东从庐江。魏征东吴,也是从淮水、沔水南下。豫州军队散驻在汝南、弋阳诸郡,只是守守边境而已,所以孙权无北方之虞,东西有急,则并军相救,很少打败仗。贾逵分析了这个形势,认为应该开一条直通江边的道路,这样,若孙权自守,则二方无救;若二方无救,则东关可取。他将军队移屯潦口,向明帝陈述了自己的攻取之计,得到了明帝的赞许。

力救曹修

  魏太和二年(公元228年),东吴的鄱阳太守周鲂按照孙权的主意,佯称得罪了吴王,要弃吴投魏。他跟大司马兼扬州牧曹休私通消息,约他发兵去接收鄱阳郡。曹休中计,便率领骑兵步兵共十万名往皖(汉置县,也叫皖城,今安徽省潜山县)去接应周鲂。他从寿春发兵以后,魏明帝就叫贾逵带领前将军满宠、东莞太守胡质等四军往东去跟曹休的军队会合,由皖城去夺取东关。贾逵料到东吴在东关无备,一定是将军队集中在皖城,曹休孤军深入,必败。于是,部署诸将,水陆并进。行了二百多里,抓到一个东吴兵,经盘问,知道曹休的军队果然打了败仗。原来,孙权早就亲自到了皖城,拜陆逊为大都督,朱桓、全琮为左、右都督,各带三万人马,三面埋伏。曹休的兵马一到,就立即被包围。曹休毫无准备,被打得晕头转向,慌忙后退,哪知道夹石西北的去路也给孙权挡住了。东南有追兵,西北无退路,眼看全军就将覆没。听到这个消息,贾逵部下的将士都慌了神。有的人甚至认为,明知道已经中了计,就不应再送上门去。他们提出应当等待后面的援军。贾逵对大伙说:“大司马兵败于外,路绝于内,进不能战,退不能还,危在旦夕。东吴知道后面没有接应的军队,才敢大胆地追上来。现在我们疾速前进,出其不意地赶到夹石,突然打过去,这就是所谓先人以夺其心,东吴看见我军必然退兵。如果坐待后军,东吴将把险路全部断绝,兵马再多又有何用呢?”于是,他指挥军队兼程进军。到了夹石附近,他命士兵在山口要道上竖起了很多旗子,并留少数士兵不停地打鼓,作为疑兵,然后亲率大队人马迎头袭击吴兵。就这样,很快打散了截击曹休的部队,吓退了追赶上来的东吴大军,把曹休和他的残兵败将救了出来。贾逵占领夹石以后,又拿出粮食和军资供应曹休的军队,使曹休得以重新整顿队伍,退回扬州。原来,曹休仗着自己是曹家宗室,一向瞧不起贾逵。早在魏文帝时代,他就常说贾逵的坏话,不让魏文帝重用贾逵。这次夹石之战,贾逵不记前嫌,奋力相救,深受时人赞誉。
  贾逵活了五十五岁。他一生忠于曹魏,重病中还对左右的人说:“我受国厚恩,恨不斩孙权以下见先帝。丧事一概不得有所修作。”死后谥曰肃侯。豫州吏民为了追思他,专门刻石立祠。青龙年间,魏明帝东征,乘辇入贾逵祠,颁发诏令说:“昨过项,见贾逵碑像,念之怆然。古人有言,患名之不立,不患年之不长。逵存有忠勋,没而见思,可谓死而不朽者矣。其面告天下,以劝将来。”

(二)东汉经学家、天文学家

贾逵(30-101),东汉经学家、天文学家。字景伯。扶风平陵(今陕西咸阳西北)人。曾任侍中。明帝时,利用朝廷尊信谶纬,上书说《左传》与谶纬相合,可立博士。与治今文经学的李育相辩难。章帝时,屡次向奏称《古文尚书》与《尔雅》相应,提高了古文经学的地位。又精通天文学,首先提出在历法计算中应按黄道来计量日、月的运动,并发现月球的运动为不等速。所撰有《春秋左氏传解诂》、《国语解诂》等,已佚;清马国翰《玉函山房辑佚书》、黄奭《汉学堂丛书》均有辑本。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上一篇黄授书下一篇李淳风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518

收藏到:  

词条信息

skylook
skylook
超级管理员
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  

相关词条